黛玉今天躺赢了吗陌上秋草深最新章节

黛玉今天躺赢了吗陌上秋草深最新章节

作者陌上秋草深

综合类型564万字连载中2022-01-23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黛玉今天躺赢了吗》是陌上秋草深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林黛玉本以为自己会在母亲的安排之下度过一生,可惜天不遂人愿,她被送回了江南,命运从此被改变,这一次,她发誓要活出自己的人生,缺个会打架的侍女?培养一个就行啦!身体不好?慢慢调养就是了!展开全文

《黛玉今天躺赢了吗》是陌上秋草深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林黛玉本以为自己会在母亲的安排之下度过一生,可惜天不遂人愿,她被送回了江南,命运从此被改变,这一次,她发誓要活出自己的人生,缺个会打架的侍女?培养一个就行啦!身体不好?慢慢调养就是了!

免费阅读

  林如海正和贾赦在书房里喝茶。

  岑家传了信过来,岑老爷子八十大寿,皇上派了楚王和十一皇子南下贺寿。岑家抛了橄榄枝给他,他自然也要回报以同样的诚意。

  贾家是齐王党,一直留在府里,难免给人他脚踏两条船的错觉。他已经做了决定,自然不会拖泥带水。

  是以早膳刚过,林如海就派了人去请贾赦和黛玉到书房议事。

  贾赦虽然有个一等将军的爵位,但京中权贵众多,随意落下片瓦,砸到的都可能是皇亲国戚,他一个挂名将军,平时连上朝的资格都没有。

  小厮去请人的时候,贾赦和贾琏两人才刚刚洗漱完毕,早膳都没来得及用。

  听闻小厮请两人到书房议事,贾琏满眼崇拜的看向贾赦,对自己的父亲,那是真的佩服得五体投地。昨日晚间,父亲成竹在胸,他却忐忑不安,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一觉醒来,姑父就做好了决定。

  贾琏满脸的的崇拜之情,很好的愉悦了贾赦,也不管时间太早,还没吃早膳,拎着贾琏兴冲冲的就到了书房。

  客房离林如海的书房很近,两人到时,黛玉还没有来,书房里只有林如海一人。

  林如海嫌弃贾赦无知昏聩,不务正业,贾赦嫌弃林如海目光短浅,为个女人闹的家宅不宁。两人互看不上,一时之间,书房里的气氛很是有些尴尬,任是贾琏长袖善舞,左右逢源,在这两人面前,也只能装鹌鹑。

  听到丫头通报二小姐来了,书房里的几人俱是松了一口气,林如海忙叫人进来。

  看到大舅舅贾赦也在,黛玉了然的低下了头,外祖母要的管家权,估计已经有了定论。

  “女儿给父亲请安,父亲安康;给大舅舅请安,大舅舅安康。”说完又对着贾琏福了福身,“见过琏表哥。”

  看着亭亭玉立的女儿,林如海突然生出了一丝愧疚之情。当年,她对贾敏不满,连带着也不大待见这个女儿,热孝一过,就让她独自带着人去了京城,那个时候,她似乎才刚刚长到他腰间。

  “这几年,你一个人在外祖家过得可好?”林如海许是有感而发,有些伤感的问了一句。

  黛玉抬头看了父亲一眼,略微有些诧异,低声回了一句,“外祖母待我很好。”虽然荣国府的日子不尽如人意,但无可否认,在荣国府的那几年,老太太对她确实很好。

  林如海也反映过来自己这话问的不太对,忙感叹道:“一转眼,你也长这么大了。这几年,你外祖母将你照顾的很好,为父很是放心。”

  说完又起身对着贾赦一揖,“这些年,皇命所致,小婿一直没机会进京,无法当面向岳母致谢,还请大舅兄回京之后,代小婿向岳母磕几个头,等小婿进京之后,必定亲自登门致谢。”

  “都是一家子亲戚,说什么见外的话。”

  本就是随口一说,林如海也不再废话,叫了黛玉上前,指着书案上的一摞册子,道:“这是府里这个月的账本,已经分门别类记好了,等下让人送你院子里去。”

  顿了顿,又道,“自你娘去后,家里也没个管事的,之前一直都是由杜姨娘代劳。现在你回来了,林府没有正经的女主子,这后宅的事,自然该交给你。”

  说到这,林如海略微有些感慨,“再过几年,你就要出嫁了,管家一事,也该学起来了。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就打发人去问林全家的。”

  黛玉点了点头,刚准备说话,院子里就传来争吵声。

  “太太,你不能进去。”

  黛玉要过来,书房里伺候的小厮都退了出去,几个还没留头的小丫头,哪里拦得住杜烟。

  话音刚落,杜烟就推开门,看着屋子里的几个人,笑着道:“老爷,要交管家权,我这个前任怎么能不在场呢。”

  管家权是她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凭什么林黛玉一回来就要她交出来。贾敏那个贱人,活着的时候自己压她一头,现在死了,还要让她女儿压她一头。

  呵,杜烟冷笑一声,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命。她倒要看看,知道了贾敏的那些糟心事儿,林如海还会不会对这个女儿青眼有加。

  “老爷,太太非要进来,奴婢们拦不住。”

  林如海挥了挥手,让几个小丫头退下。

  “不懂规矩的东西,书房也是你能闯的?给我滚回你的院子去。”

  “表哥,”杜烟看着林如海,红了眼眶。

  林如海看着杜烟楚楚可怜的模样,觉得有些厌倦。果然是他太仁慈了,才纵的她目无尊卑,无所顾忌。

  杜烟看着林如海冷漠的神情,心里有些慌乱,掐了掐手心,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慌,她还有王牌在手。

  杜烟转过身,对着身后的陈嬷嬷吩咐道:“把人给我押上来。”

  黛玉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被陈嬷嬷押着的年迈妇人,是娘亲的奶娘,吴嬷嬷。

  吴嬷嬷一进来,就对着林如海不停的磕头哭求,“老爷饶命,老爷饶命,都是小姐让我做的,求老爷饶命。”

  杜烟指着她,看向贾赦,“这个奴才,大爷很熟悉吧。”

  贾赦面沉如水,妹妹的奶娘,他当然认识,“你想说什么。”

  “我要说什么?”杜烟轻笑一声,看着贾赦,一字一句的道:“我要说的是,贾敏那个心如蛇蝎的女人,给老爷下药。”

  如果不是贾敏心狠,她早就生出自己的儿子来了,老爷看在儿子的份上,也不会因为区区一个荣国府,就要赐死她。

  杜烟踢了捆着的吴婆子一脚,“给亲家大老爷说说,当年姑娘究竟吩咐你做了什么。”杜婆子的独孙欠了赌债,不怕她不说实话。况且,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来之前,她还给杜婆子吃了吐真剂。

  “姑娘……姑娘让我买了……买了绝育药,趁老爷去上房的时候,下在了菜里。”吴嬷嬷害怕的很,一句话说的吞吞吐吐。她是肯定没命了,求杜太太看在她的功劳上,能救她孙子一救。

  当年黛玉被哄出家门,贾敏对林如海彻底死了心,一边给娘家去信,请求母亲照顾女儿;一边买了绝育药给林如海。只要林家没有儿子,黛玉这个嫡女就能继承大部分家产,贾家就是看在钱的份上,也会好好照顾她。

  “你说谎,娘亲才不会做这样的事。”黛玉红着眼眶,死死盯着杜烟。她并不懂绝育药是什么,但肯定不是好东西,娘亲已经身死,她决不能让脏水泼到娘亲身上。

  贾赦也反应过来,狠狠一脚踢到吴嬷嬷身上:“你这个背主的狗东西,枉费妹妹对你那么好,现在她死了,你还帮着外人来污蔑她,老子踢死你个狼心狗肺的烂玩意儿。”

  不管贾敏做没做过,现在都只能咬死了是被污蔑的,反正已经死无对证了。

  因为争宠,给自家老爷下绝育药,这事要是传出去,整个贾氏一族的姑娘,全都没了活路。

  贾赦这一脚用了全力,吴婆子当即就吐了血,昏了过去。

  杜烟站在一边,看着贾赦狗急跳墙的模样,“大老爷也别急着杀人灭口,我手上可还有吴嬷嬷签字画押的认罪书。”

  “你不要血口喷人,那文书好造的很,”贾赦看了眼有些回不过神来的林如海,扑过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妹夫,妹夫,你可要给我妹妹做主啊,可怜她尸骨未寒,就要被人这般污蔑。妹妹啊,你命怎么这么苦啊!”

  “这可是姑娘的奶嬷嬷,除了姑娘,谁能指使的了她?”

  “就因为她是娘亲的奶娘,就能说是娘亲做的?我的奶嬷嬷还把我拐出府去了呢。求父亲给娘亲做主。”黛玉跪在地上,以头抢地。

  “够了。”林如海回过神来。

  “琏儿,送你表妹回去。”

  “父亲。”黛玉悲声唤道。

  “送她回去。”

  贾赦忙给贾琏使了个眼色,此事涉及到贾敏,又是后宅阴私,黛玉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留在这确实不太好。

  贾琏忙帮着白鹤将黛玉拉了出去。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事的。”

  手上的纸张微微泛黄,不可能是刚刚才写好的。林如海双手紧紧捏着那张认罪书,眼里的怒火快要喷出来了。

  林青玉出生后,林家一直没有新生命降生,林家几代单传,他只当天意如此,命中无子,原来竟然是人祸!

  杜烟被那阴森森的语气吓得不轻,这跟林暇说的一点儿不一样,表哥知道了贾敏那个贱人做的事,第一件事不是应该跟荣国府断亲吗?

  杜烟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我,我也是刚知道不久。”

  “刚知道不久?”林如海冷笑一声,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他的妻子,为了利益给他下药,他的小妾,为了利益,知道了也一直瞒着他。

  “那是吴嬷嬷提前写好了罪状,就等着今天出来帮你指证她主子?”林如海嗤笑一声。

  杜烟看着林如海冷冰冰的眼神,心里害怕的很,这是她手上最后的王牌,这次来就是孤注一掷,她不想死。

  “贾……贾敏死了,老爷您让我……让我管家,吴嬷嬷偷了东西,我派人搜了她院子,在她床下搜出来了没用完的药。”

  林如海冷眼看着她,原本他还有些舍不得,现在却只觉得杜烟心机深沉的很。杜家那场大难,就她一个人活下来了,还恰好被荣国公救了,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儿。

  林如海开始怀疑,这个杜烟是不是假冒的,是不是派到他身边的一个探子。这么多年,皇上一直不愿召他回京,说不定就是因为她。

  人的行为是经不起推敲的,杜太师一家高情远致,杜家的姑娘也都知书达礼,杜家出事时,杜昔珏已经9岁了,杜烟却连基本的后宅交际礼仪都不懂,林如海越想越觉得她行为怪异,是潜入府中的探子。

  贾赦看林如海陷入沉默,似是信了杜烟的话,心一横,上前一步,一巴掌扇到杜烟脸上。

  “你这个恩将仇报的恶妇,父亲当年好心救了你,你就是这样报答父亲的救命之恩的?父亲在世时,最疼爱的就是妹妹,你不仅逼死了她,还把她唯一的女儿逼得在林府活不下去了,甚至连妹妹死了都不放过她,还污蔑妹妹的清白。我贾家哪里对不起你啊?”

  贾赦越说越气,扯着杜烟的头发,又是一巴掌扇过去,“还偷东西,吴嬷嬷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何时眼皮子那般浅了,我看就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嫉妒妹妹,才下药害死了她,现在还给她泼脏水。妹妹在京城时,身子好好的,结果一到扬州就开始生病,说,是不是你给妹妹下了毒?”

  “你别血口喷人,老爷,贾敏给您下药,就是受了贾家的指使,林家没有儿子,家财可不就会全部落入贾家手里吗,贾家缺钱的很,一直惦记着林家家业。”原著不就是如此吗,林如海一死,贾家就顺理成章的接手了林府的一切。

  “都给我住手。”林如海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两人,打狗还要看主人呢,贾赦当着自己的面打自己的女人,也太不把林家放在眼里了。

  “来人,送杜姨娘回去。”

  没人知道林如海和贾赦在书房里谈了什么。只知道贾赦一从林如海书房出来,就叫上贾琏,直接去了金陵,连午膳都没在林府用。

  “先生有话,但说无妨。”

  看到医生吞吞吐吐的样子,林如海心里“咯噔”一下,闻听自己被下了药,他并没觉得有多严重。烟花之地的女子,为了生意,每天都会服用一些药物,不是什么秘密。这些人从良之后,若是好好调养,还是会有孩子的。

  吴嬷嬷说是青玉去世后,贾敏才给她他下药,青玉去世后,他去贾敏院子的时间很少,想来问题不会太严重。只要好好调养,肯定能生下儿子。

  “老爷所用药量过大,加之时间久远,已经伤了根本,小民医术不精,恐无力回天。”

  张医生是扬州城最擅此科的人,他连方子都不愿意开,相当于给林如海判了死刑。林如海示意管家送张先生出去,整个人一下子老了好几岁。

  “还请先生不要外传。”林管家递上了一个厚厚的红封。

  “应该的,应该的。”张医生收好他的封口费,点了点头,大户人家的规矩他都懂。后院争宠,互相下药,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只是往日里只见过女人中招的,他这还是第一次碰到男人中了招。

  林安推开门,就看到林如海颓丧的坐在椅子上。

  “老爷,张先生一人,许是诊的不准,要不再请人看看吧,咱们家什么药材都有,肯定能调养好的。”

  “你下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表哥,你来了,”杜烟看到林如海,忙快步迎了上来。

  “动手吧。”

  “姨娘,得罪了。”

  杜烟惊恐的看着那带着两个嬷嬷,直到鹤顶红被灌到了她的嘴里,仍然有些不敢相信,直愣愣地看着林如海。这个她爱了好多年,也疼了她好多年的男人,就在刚刚,这个人一脸冷漠的吩咐人给她灌药,送她上路。

  杜烟想问他,这么多年对自己的宠爱难不成都是假的吗?但喉咙灼烧的厉害,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杜烟捂着肚子,瘫倒在地上。

  人说,临时之时会看到自己的一生,她看到自己刚刚穿过来,被人从杜家的死人堆里扒拉出来。

  看到她得知自己到了红楼世界,兴奋的在屋里转了几个圈。自从看到林如海的第一眼起,她就知道,她这辈子一定要嫁给他,这是她作为穿越者的使命。

  她看到林母临死前,拉着她的手,嘱咐她好好活着,等将来有一天,杜家平反成功,再让她的孩子承继杜家香火。

  她看到贾敏淡淡地问她,“你决定好了吗,一旦留在老爷身边,以后再没有反悔的机会。”

  她听到她满怀喜悦的声音,“能陪在表哥身边,留在林府,是烟儿这辈子唯一的愿望,烟儿绝不后悔,谢小姐成全。”

  杜烟的意识一点点涣散,她后悔了,她不该不听姑妈的话,执意留在林府,她错了,她想要好好活着啊。

  傍晚的时候,杜烟的死讯就传遍了林府,除了林黛玉失手打翻了茶杯,她的死,犹如滴水入深潭,没有掀起一丝波澜。

  “林暇,你……你怎么这么狠心,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要算计。”

  “我没有,我没有,”林暇拼命摇着自己的脑袋,“是你自己太傻,轻信了男人的话,要怪就怪你自己,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恨自己没有托生到贾敏的肚子里,听到我是罪臣之后,你就想着借刀杀人,要了我的命,免得阻碍你的青云志。林暇,你好狠的心啊……”

  “你走开,走来……”林暇看着杜烟面色狰狞的向自己跑来,努力想要跑开,却被一个小孩子抱住了腿。

  “大姐姐,你好狠的心啊,青儿那么喜欢你……”

  “不怪我,不怪我,是系统说的,不能干涉其他人的命运。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是系统。对,是系统,是系统,是他没用,受天道制衡,我才没能救你,不是我的错,不是……”

  “小姐,快醒醒,醒醒……”

  林暇睁开眼,大口大口的喘 息气,看到是秋菊,就着她的手喝了口水。

  “什么时辰了?”

  “回小姐的话,子时三刻了。”

  秋菊扶着林暇坐起来,又拿了衣服给她披上,“小姐可是做噩梦了,别怕,梦里的都是假的。”

  “你刚刚可听到我说什么了?”

  “没听到什么,就小姐你一直在说什么不是我,不是我……”秋菊拍着林暇的背,低声安抚道:“小姐别怕,奴婢在呢,奴婢一直在呢。”

  等林暇彻底平静下来,秋菊才扶着她躺下。

  “下去吧,我再睡会儿,你也下去休息吧。”

  “没事儿,等小姐睡着了我再下去。”秋菊摇了摇头。

  “下去吧,我没事,你明天吩咐下去,以后我的屋里不用留人守夜了。”

  “系统,系统你在吗?”

  “宿主,宝宝在呢,这个时辰找宝宝,宿主可是失眠了,宝宝给你唱催眠曲。摇啊摇,摇啊摇……”

  “我要买个护身符。”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