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孟瑶是个女孩纸菲菲儿完整版

陈情令孟瑶是个女孩纸菲菲儿完整版

作者菲菲儿

综合类型427万字连载中2022-01-17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陈情令孟瑶是个女孩纸》是菲菲儿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主角是陈情令当中的兰陵金氏私生子孟瑶,不过孟瑶在这篇文章里是个小女生哦!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娼妓之女孟瑶在四大世家之中,凭借自己的能力,努力存活,最后出人头地的故事....展开全文

《陈情令孟瑶是个女孩纸》是菲菲儿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主角是陈情令当中的兰陵金氏私生子孟瑶,不过孟瑶在这篇文章里是个小女生哦!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娼妓之女孟瑶在四大世家之中,凭借自己的能力,努力存活,最后出人头地的故事....

免费阅读

  “对、对不起……虞夫人……我只是……”吼完之后,小魏婴也后悔了,不是后悔为孟瑶说话,而是他觉得他对长辈太没礼貌了。

  虞紫鸢眼中也闪过一丝懊恼,其实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她并不是对孟瑶有多大意见,毕竟人还救过她儿子。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一点就炸,又像只刺猬,满身都竖起了尖刺,逮谁刺谁,明明她不是这样的人——

  说到底,她就是看不惯江枫眠对别人家的孩子比对自己儿子好!她就是看不惯江枫眠温柔的视线永远都是落在别人身上,留给她时总是无奈,一副她在无理取闹的表情!

  “无羡,你无需道歉!”这时,江枫眠终于出声了,他皱着眉头,很是不满的对虞紫鸢道,“三娘,你真的太过了!你什么时候也成了一个看低他人身份的人了?你的礼数和气度呢?竟然对小孩子出口如此恶毒?!”

  “我恶毒?!”刚刚才升起的一丝愧疚直接被他的话湮灭,虞紫鸢心中委屈极了,她恶毒,她就根本不会允许他去找藏山的儿子,找回来她也不会好好待他!她恶毒,她早就趁他不在,一鞭子抽死他爱的女人的孩子了!

  “好!我恶毒!”虞紫鸢气极反笑,指着小魏婴道,“他娘藏色倒是冰清玉洁,善良单纯,可惜死的早!”看着他脸色大变,她心酸又心痛,嘴里却继续刺道,“哦,不对,哪怕人家没死也看不上你,人家看上的是你的家仆!”

  “你!”江枫眠不知她为什么总是要揪着这件事不放,事情已经过了那么多年,而且明明他也已经解释过无数次。

  “你堂堂一个家主,在人家藏色眼中,竟然连个仆人都比不上!多可笑,就这样你还眼巴巴的把人儿子找回来悉心教养,你江枫眠可真是情深似海!”

  “阿爹,阿娘……”江澄被爹娘之间突然的争吵吓懵了,瞬间眼泪就流了下来。

  “哭什么哭!”虞紫鸢冲江澄大吼,“你看看你,连个家仆之子都比不上,哪里像我虞紫鸢的儿子!”

  “虞、紫、鸢,你对着孩子胡说什么?!”江枫眠终于彻底怒了。

  “啪啪啪”鼓掌声响起,夫妻两一愣,仿佛才想起屋内还有别的人,同时回头,就见孟瑶一脸笑意的在鼓掌。

  “江宗主江夫人这一场夫妻情感大戏真不错……”吸引了两人的目光,她放下手,沉着脸道,“不过对小孩子的心理阴影太大了。”

  江枫眠皱眉,虞紫鸢怒道,“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看我们的笑话?!”

  “我倒是一点都不想看!”孟瑶敛去笑容,沉声质问江枫眠,“江宗主,这就是你说的会待阿婴如亲子的意思?”

  “呵,的确会是你江枫眠你会说的话?!你将我与江澄到底置于何处?!”虞紫鸢气的手上的紫电都开始发光,似乎下一秒就要甩出来弑夫似的。

  “我……”江枫眠头疼欲裂,现场还有三个孩子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他现在似乎怎么解释都不对。

  “江宗主不必着急,我来总结一下……”孟瑶道,“我听江夫人的意思,江宗主钟情于阿婴的母亲,但是阿婴的母亲却钟意阿婴的父亲,可哪怕与江夫人成了亲,哪怕有了自己的孩子,江宗主却依然对阿婴的母亲一往情深,接纳阿婴说要待他如亲子也不过是因为他有着他母亲的血脉,爱屋及乌,你对阿婴的用心甚至连你自己亲生的孩子都不能比。”

  孟瑶的话简直完美概括了虞紫鸢心中的痛,一向高傲刚烈的女人,眼眶通红的看着江枫眠,眼底逐渐浮起薄雾和绝望。

  江枫眠看虞紫鸢的表情就知道她竟是真的如孟瑶说的这么想,也很震惊。在他刚开始寻找小魏婴时,他们夫妻两就吵过,因为虞紫鸢总觉得他对阿婴母亲旧情不忘,他解释过很多次,可她一直听不进去。

  他以为时间久了,她终会理解,却没想到她竟还会误会到孩子身上。江澄是他的儿子,更是云梦江氏未来的家主,谁都无法撼动,正是因为如此,他对江澄也格外严格,他怎么可能会对江澄不用心!

  小魏婴比同龄孩子早熟许多,倒是明白孟瑶话中的意思,他知道爹娘与江枫眠交情很好,否则他们死之前就不会让他去找江枫眠了。只是他想不到,父辈之间竟还有这样的爱恨情仇。难怪虞夫人一开始就不喜欢他,难怪她如此针对他,若真如阿瑶所说,这……这任谁也受不了啊!

  江澄还不大懂得孟瑶话里的意思,只感觉到母亲现在很痛苦,鼓着包子脸一把抱住了虞紫鸢的腿。

  虞紫鸢感觉到腿上的力道,低头对上儿子担忧的眼神,瞬间热泪便涌了出来。

  美人垂泪,引人垂怜,而一向刚烈张扬的虞三娘落泪,更是震撼了江枫眠的心弦。

  他从未见过妻子落泪,哪怕当年夜猎她身受重伤,也没见她哼过一声,却没想到,此时……若不是伤透了心,她眼中怎会如此绝望。

  江枫眠从未想过这些事会伤她至此,呐呐道,“三娘……”

  “三娘……”江枫眠张了张口,想马上解释清楚,可是越慌脑子就越乱,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解释,只能苦笑。

  孟瑶见状,对两夫妻的磨磨叽叽大概有些了解了,便加了一把火,“江宗主,若真是如此,那么我想阿婴就不适合再在莲花坞待下去了,今次我便带走阿婴。”

  孟瑶侧头与有些懵的小魏婴对视,笑着道,“与我在一起,虽然不能保证让阿婴大富大贵,但至少不用让他寄人篱下,看人脸色,不用时常面对这样的难堪,未来也不用因为你们父辈间的纠葛而对你的妻子和孩子感到抱歉!”

  “我想阿婴从没想过也不会想去占江澄小公子在你心中的地位,更不想因为他而让你们夫妻失和!”说到这里,孟瑶拧眉沉声道,“江宗主,你把阿婴置于何地?你如何对得起你的妻儿!又哪里对得起阿婴的爹娘?”

  “呵!”虞紫鸢突然苦笑出声,没想到她虞紫鸢有一天,竟然被一个孩子维护,还是一个初次见面,就被她言语侮辱的孩子。

  “还有江夫人,你们夫妻之间有再大再多的矛盾,你也不该把气发在阿婴身上,毕竟对你不起的是江宗主,无论是阿婴还是阿婴的娘亲都没有对不起你半分!!”

  “须知‘恶语伤人六月寒’,外人的话尚且让你一个成年人心如芒刺,亲人的话只会成倍伤害,什么家仆之子,什么江澄比不上阿婴,你可知你的这些气话,可能会在两个孩子心中留下永远的阴影和伤痕,更说不准会影响他们的心性,让他们走向歪路!”

  虞紫鸢一愣,垂头看向江澄,江澄已经哭花了脸,却将她的腿抱的紧紧的。是啊,她的儿子多可爱,多乖巧啊,她到底怎么忍心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他的。还有魏婴……

  虞紫鸢又看向小魏婴,小魏婴正怯怯的看着她,一见她看过来,他眼中的害怕就加深了。虞紫鸢心中怔然,她还记得,他被丈夫带到莲花坞见她的那一天,他看着她的眼中全是好奇和孺慕。而现在,他看着她的眼中只有胆怯紧张!害怕。

  虞紫鸢身体一颤,仿佛受到了打击一般晃悠了两下,这些日子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明明是江枫眠的错,她竟然心眼小到迁怒于孩子!没错,分明都是江枫眠和她两个大人的错!

  最错的就是她虞紫鸢。明知道两人之间的结合只不过是两个世家之间的联姻,他对她根本就没有别的感情,明知道他心悦藏色,还是将一颗心落在了他的身上。她虞紫鸢真是大错特错!

  可笑!可笑!她虞紫鸢真是这世上最可笑的女人!!

  见夫妻俩都陷入了沉默,孟瑶弯下腰,深深的向二人鞠躬,“孟瑶多嘴冒犯,还请江宗主江夫人见谅。”

  虽然口中这么说,但孟瑶明显没有任何歉意,说完后,她便握着小魏婴的手道,“阿婴,我们走!!”

  “啊?阿瑶,我……”小魏婴自然赞同她的话,但其实虞夫人叫他家仆之子他也没那么难过。

  这还是当初受到孟瑶影响,以前他听到有人叫孟瑶娼妓之子,他很生气,反而孟瑶却不生气,他问她为什么不生气,她就笑着说,因为别人说的是事实啊。

  当你因为别人口中的事实而生气,这就说明其实在你心中你也是在意这件事,也是看不起自己的。若是你并不以此为耻,自然就不觉在意了。

  虞夫人说的没错啊,他父亲原本就是江家的家仆,他是父亲的儿子,叫他家仆之子也不为过。父亲没偷没抢,更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的恶人,而云梦江氏乃当世最强的五大宗门之一,门下弟子行事光明磊落,为外人敬仰,他不觉得自己父亲是江家家仆有什么难堪的,那他这家仆之子自然就更没什么了。

  但是江叔叔毕竟好心照顾了他这么久,江澄和厌离姐姐也对他很好,现在夫妻两因为他弄成这模样,这说走就走,似乎……哪知他一抬头,就看到孟瑶悄悄朝他眨眼,要他配合她的话。

  两人相处许久,早有默契,小魏婴立刻不再犹豫,点头道,“好,我跟你……”

  “不是那样!”

  果然,小魏婴话还没说完,江枫眠便略带焦急的喊了出来。

  孟瑶和小魏婴同时转头看向江枫眠,小魏婴没想到一向温柔如水,做事总是不急不缓有条不紊的江叔叔,此时脸上竟会露出如此慌张的模样。

  但他那句话却不是对小魏婴与孟瑶说的,而是对面露绝望的虞紫鸢说的。

  江枫眠快步走到虞紫鸢面前,看着她红红的眼眶,沉声对她说着他已经对她说过无数次的话,“三娘,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不是……”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